交流法学思想,引领行业话题



“骆驼案”的小趣味

2008-10-20 15:14:03 查看(854)评论(0)

        “骆驼案”虽小,却有趣,具备“社会新闻”的一般要素。本来,去年开博之初,我就已在博客上声明过了,出于律师职业道德的要求,不在博客上谈自己经手的项目和案件。但这起“骆驼案”,电视已报道了,经征求我的当事人的同意,破例在博客上谈谈这起我代理的案件。另外,电视报道过于简单,有看过该电视报道的朋友却没能看明白,问我这起案件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当事人到底有没有拍骆驼,法院为什么那样判?我今天就介绍一下这起小而有趣的案件。

一、 她是否拍打了骆驼?

1、原告高某诉称的事实和理由。

        “2006年6月4日,在十三陵水库九龙游乐园,我正在经营骆驼照相生意,准备给游客拍照,由于被告李某(女)在游玩中突然拍打骆驼屁股,骆驼受惊吓不停的奔跑跳跃,致使坐在骆驼上的游客摔在地上受伤,骆驼也受伤倒地。当时,我拨打了110报警,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松园派出所及时出了警。事件发生时,有许多在九龙游乐园游玩的游客很清楚的目睹了事情的经过。2006年6月5日,我的骆驼经北京市昌平区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诊断室诊断,右前肢桡骨、尺骨骨折,已暴露皮肤外。后死亡。由于游客受伤,我为此向受伤游客支付了6000元的医疗费。骆驼受伤死亡,致使我无法正常经营,使我蒙受了经济损失。”

        为此,原告高某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赔偿其各项损失共计5.4万余元。

2、被告李某答辩的事实和理由。

       “我是一名护士。2006年6月4日,我与家人随旅行社组团到十三陵水库游玩(注:是新婚蜜月旅行)。我们在恐龙谷入口处照相时,见一骆驼又蹦又跳,一女孩从驼背上摔下昏迷。出于医护人员救死扶伤的天职,我主动跑过去帮助抢救那位女孩,用矿泉水拍打她的前额和脸,用力掐她人中,女孩苏醒后,她家人非常感谢我。女孩脱离危险后,我正起身要走,一女人拉住我不让走,说我拍打骆驼,使骆驼受惊,并说:如果不是你拍了骆驼,干嘛过来救人啊?双方发生争吵后报警,警察来后就带我们到办公室问话。

        我认为,原告高某和那天拉扯我的女人,完全是以自私、狭隘、阴暗的小人心理,来看待我的救人行为,从我的救人行为倒推揣测我拍打了骆驼。我万万没有想到,在伟大祖国的首都北京,做了好事竟然惹了一身麻烦。难道真是人心不古、救人“有罪”?请人民法院还我一个清白。”

二、 釜底抽薪之策:即使拍打了骆驼,她也不应承担责任

        受朋友之托,我担任被告李某的诉讼代理人。接手案件后,我做了实地调查。法院庭审之“法庭调查”阶段结束后,我就知道这个案子能够胜诉了。

        本来,原告和法官关注的“焦点”问题是,被告“是否拍打了骆驼”。原告出示了几份证据来证明被告拍打了骆驼,但这几份证据都有瑕疵。本案中“是否拍打骆驼”这一事实,从证据角度,其实很难认定。法律事实要靠证据来证明,但由于时机、成本、人员等方面因素的制约,准确、完整地取证很难。我国又没有“陪审团”那种判断疑难事实的制度,如果法官根据现有证据进行判断的话,一方面他也很难判断,另一方面他自由“心证”的余地也太大了。若拘泥于“是否拍打了骆驼”这一问题的争论,有可能对我的当事人不利。

       所以,我真正想做的是:釜底抽薪,取消“是否拍打了骆驼”这一问题的重要性,把争论的问题引入更深的层面。我真正想向法官证明的是:退一步而言,即使我的当事人拍打了骆驼,她也不应承担法律责任。我的证明逻辑分两步展开:

第一步:可能导致骆驼受惊的因素有很多:

      “在机动车道路上经营“骑骆驼照像”,有以下因素可能导致骆驼受惊、蹦跳:

       1、往来机动车辆的行驶、机动车的声响、机动车的色彩等刺激;

       2、往来行人和骆驼周围的人的动作、声音、衣服的色彩等刺激;

       3、照像的动作,及原告或游客照像机的闪光等刺激;

       4、骑骆驼的人的声音、动作等刺激;

       5、牵骆驼的人的声音、动作等刺激;

       6、骆驼本身不明的原因,如疾病、发情、对天气或环境的不适感等;

       7、恐龙谷入口处恐龙雕塑,那狰狞恐怖的怪兽造型本身就可能吓着骆驼;恐龙谷内的恐龙雕塑群还配有光电、声音、动作等电动效果。不说是动物,人看了都毛骨悚然。

  以上一种因素,或几种因素的综合,均可导致骆驼受惊蹦跳。凭什么说是李某拍打的动作所造成的呢?我认为,在恐龙谷入口外机动车道那种不良环境中经营骑骆驼照像业务本身,才是造成骆驼受惊的真正原因。”

第二步:拍打骆驼并不必然导致骆驼受惊:

  “在庭审中我已提到:2006年8月9日第一次开庭之后,我在一个旅游区见到了从事照像业务的骆驼。那匹骆驼当时没有人骑。为了验证我的想法,我上前朝骆驼屁股拍了一下,骆驼竟然很安祥;惊喜之余,我又使劲拍打了骆驼屁股两、三下,那匹骆驼仍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仅仅是朝前踱了一步。经过这一次的实验,我有理由问:拍打骆驼一定会导致骆驼受惊蹦跳吗?我当庭提出要求:在法庭主持下,找一匹骆驼做一个拍打实验。”

  如果我的上述观点和理由能够成立,“是否拍打了骆驼”这一问题,对本案的判决结果就不再有意义。“即使拍打了骆驼,也不应当承担责任”的观点,显然出乎原告的意料,奠定了胜诉的基础。我把本案的代理词附在本文后,供有兴趣的朋友作进一步的了解。

三、 判决结果和感想

  法院判决采纳了我的观点,判决驳回了原告高某的全部诉讼请求,被告李某不承担任何责任。

  在经办这起案件过程中,有以下几点感触:(1)一是,昌平法院房子修得很漂亮,法官也很专业,水平很高。这里是中国政法大学的所在地,是不是受“法大”的熏陶呀?在此,向主审此案的段连俊法官致敬。(2)二是,北京公安“悍然”“规定”,律师不能到公安机关查阅、复印相关案卷材料,必须由法院下函,由法院调阅案卷。在北京还会有这种事?这种作法,显然违法,侵犯了律师的调查取证权。正因为如此,在本案开庭之前,律师无法获取派出所调查取证的证据材料,无法扎实进行庭审辩论准备,在庭审中匆忙阅卷,影响了案件审理的进度和律师工作的有效性。(3)三是,挣钱有多少,案件无大小。这是我原来教育徒弟时说的话,意思是:作为律师,你可以以挣钱多少来决定是否接受一个案件的委托;但是,你一旦接受委托,不论案件大小,都要认真负责,体现出专业精神。这次我又亲自实践了一番。这起案件虽小,却体现出侵权案件典型性的问题,可以作为初习法律者的学习参考案例。

附:我的“骆驼案”《代理词》:

代理词

审判长、审判员:

  我依法接受委托,担任被告李某的代理人,经庭审调查、质证,现就原告高某诉被告李某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发表以下代理意见,望予以重视并采纳。

一、 被告李某因热心救人,被原告高某无端怀疑拍打骆驼。

  在法院调取的公安派出所案卷材料中,吴某、方某等人的证言可以证实被告李某没有拍打骆驼;骑骆驼的女孩刘某及其男友江某,在事发时一个骑在驼背上,一个跟随在骆驼旁边,也均没有发现或看见被告李某有拍打骆驼的行为。任某某、曹某的证词称看见一女孩拍打骆驼,其二人的证词在细节上却不一致,甚至出入较大(比如是“拍打”还是“戳”?)。特别是曹某证词中对时间的记忆反差太大(一会儿是上午10点,一会又下午2点),不合情理。

  作为被告代理律师,我庭后曾试图按笔录上预留的电话与任某某、曹某联系,但电话均打不通。在庭审中,我要求任某某、曹某二人出庭作证,接受询问和质证;主审法官也称该2人联系不上。所以,我有理由怀疑这二名证人的真实身份、动机和证词的真实性。

  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审判中证据问题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证人不能出庭接受询问和质证,其证词不能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

  到目前为止,尚无确凿证据可以证实李某确实曾经拍打过骆驼。

二、 原告高某是否是无照非法经营?

  在庭审中,原告高某已当庭承认他没有营业执照。但原告高某辩称,他有与北京九龙游乐有限公司签定的《租赁协议》,九龙游乐有限公司有营业执照。

  在这份语焉不详、不伦不类的《租赁协议》中,连租赁标的物的约定都不明,租赁的是“场地”,还是 “经营项目”?在该协议履约保证金条款中,更有九龙游乐有限公司对外承担民事责任的约定。那么,根据原告高某与九龙游乐公司之间关系性质的不同,本案就存在以下两种可能性:

  1、原告高某与九龙游乐有限公司的《租赁协议》是一种企业内部的承包合同关系,高某承包(租赁)了骑骆驼照像的经营项目,但对外以九龙游乐有限公司的名义从事经营。如果是这样,本案的原告就不应当是高某,而应当是九龙游乐有限公司。高某无本案原告的主体资格。

  2、原告高某租赁的是九龙游乐有限公司的场地,以个人名义对外经营,却无营业执照,显系无照非法经营。

三、 原告高某在机动车道上经营骑动物照像这种高度危险的业务,是造成事故发生的真正原因。

  被告举证的一组现场照片,可以证实:(1)原告高某与九龙游乐有限公司之间的《租赁协议》对经营场地的四至、界限没有约定;但是,按照常规九龙游乐有限公司不可能把机动车道路租赁给高某从事骑骆驼、骑马照像业务。在机动车道路上经营骑动物照像,显然是高度危险、违法和不负责任的。摄于2006年8月9日上午的一组照片可以证实,高某平时栓马匹和骆驼的位置在机动车道外靠近水库一侧的石船亭子旁。(2)但是,2006年6月4日事故发生的地点却在恐龙谷入口外的机动车道路上。这有原告高某自己的证词(陈述)及骆驼受伤照片可以证实,其它证人的证词在事发地点的描述上也是一致的。原告高某辩称恐龙谷入口处不是道路,而是“场地”,显系无理狡辩;是“道路”还是“场地”,可到现场考察一下,一目了然。

  在机动车道路上经营“骑骆驼照像”,有以下因素可能导致骆驼受惊、蹦跳:

  1、往来机动车辆的行驶、机动车的声响、机动车的色彩等刺激;

  2、往来行人和骆驼周围的人的动作、声音、衣服的色彩等刺激;

  3、照像的动作,及原告或游客照像机的闪光等刺激;

  4、 骑骆驼的人的声音、动作等刺激;

  5、牵骆驼的人的声音、动作等刺激;

  6、骆驼本身不明的原因,如疾病、发情、对天气或环境的不适感等;

  7、恐龙谷入口处恐龙雕塑,那狰狞恐怖的怪兽造型本身就可能吓着骆驼;恐龙谷内的恐龙雕塑群还配有光电、声音、动作等电动效果。不说是动物,人看了都毛骨悚然。

  以上一种因素,或几种因素的综合,均可导致骆驼受惊蹦跳。凭什么说是被告李某拍打的动作所造成的呢?我认为,在恐龙谷入口外机动车道那种不良环境中经营骑骆驼照像业务本身,才是造成骆驼受惊的真正原因。

四、 拍打骆驼一定会导致骆驼受惊吗?

  在庭审中我已提到:2006年8月9日第一次开庭之后,我在一个旅游区见到了从事照像业务的骆驼。那匹骆驼当时没有人骑。为了验证我的想法,我上前朝骆驼屁股拍了一下,骆驼竟然很安祥;惊喜之余,我又使劲拍打了骆驼屁股两、三下,那匹骆驼仍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仅仅是朝前踱了一步。

  经过这一次的实验,我有理由问:拍打骆驼一定会导致骆驼受惊蹦跳吗?

        我当庭提出要求:在法庭主持下,找一匹骆驼做一个拍打实验。

五、 骆驼受伤是原告紧急避险的行为所造成。

  如果说,骆驼受惊是由于原告高某在机动车道上不法经营所造成;那么,还可以说,骆驼受伤是原告高某紧急避险行为的一个当然后果。

        原告高某当庭陈述:骆驼受惊后蹦跳不止,为了保护骑骆驼的女游客的人身安全,原告和他牵骆驼的男性亲戚于是上前,尽力制服骆驼;他们的动作是:上前搂着骆驼的脖子,使劲使骆驼停下来。

         我们知道,骆驼很高大,而原告的个子较矮小。原告高某和其男性亲戚怎样才能搂着骆驼的脖子,降服骆驼呢?他们的动作只可能是:这两个男人,用上肢搂住骆驼的脖子,用下肢使劲踩骆驼的前腿。这就可以合理解释:为什么骆驼倒地后“右前肢桡骨、尺骨骨折,已暴露皮肤外”(原告诉状语)。在原告举证的照片中,鲜血一摊,骆驼的右前腿腿骨翻在皮肉外。这绝对不是骆驼自然摔倒所造成。原告高某在诉状中称“骆驼受伤倒地”,那么骆驼是如何受伤的?只能是原告及其亲戚在制服骆驼的过程中,造成骆驼受伤。制服骆驼使其受伤的行为,在法律性质上是一种紧急避行为。

         所以说,骆驼受伤是原告高某的紧急避险行为所造成,而非其它行为所造成。退一步讲,假定被告李某拍打了骆驼,也不可能使骆驼受伤;拍打行为与骆驼受伤之间无必然的因果关系。紧急避险所造成的损失,应由紧急避险的受益者—原告自己进行补偿,而不能由被告承担赔偿责任。

六、 原告高某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原告及其代理律师应为其诉状所述事实及赔偿请求负举证责任。但是,应由原告举证的事项,原告在举证期限内没有举证或举证不能。这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原告称被告的行为造成骆驼和骑骆驼的游客受伤,但没有充分证据可以证实被告存在原告所指称的行为;原告更没有证实拍打行为和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

  2、原告请求“骆驼死亡赔偿金30000元”,却没有举证证明以下相关问题:(1)骆驼受伤后是自然死亡,还是人为宰杀?(2)一匹骆驼值多少钱?原告庭审中称买骆驼花了一万七、八千元;但原告申请出庭作证的证人、原告之妻叶某某,在接受询问时却称,买骆驼花了七、八千元;二者明显不符。请问,3万元的“骆驼死亡赔偿金”从何而来?为什么凭空是3万元?

  3、原告请求“支付医疗费6000元”,其依据是原告与江某之间的调解书。但是,奇怪的是,受伤的女孩叫刘某,原告为什么与江某签定调解书?江某只是刘某的男友,并非刘某的法定代理人或委托代理人。更奇怪的是,这份据说是在“警务站”协调下签定的调解书,在公安机关的卷宗里却没有!更重要的是:(1)调解书所说的6000元医疗费,有何证据可以证实?医疗费应当有医药、医疗费单据(医院收据)才可以证实,否则叫什么医疗费?单据何在?为什么是6000元?(2)调解书所说的6000元医疗费,原告据实支付了吗?签订调解书,与实际付款是两回事。如果支付了,应当有刘某所打的收款收条为凭。原告为什么不举证已收到6000元的收条?我们完全有理由说,原告并没有实际支付这6000元。

  4、原告请求“经营损失15101元”也无任何证据,凭何而来的15101元?

  5、“租金2972元”从何而来?原告的两匹马仍在原地经营啊。

        ······

  以上种种,原告应负相应的举证责任。在原告不能举证的情况下,口说无凭,只能依法不予支持。原告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综上所述,请求法庭依法驳回原告对被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代理人:卫理律师

                                        2006年9月4日

 

分享到:
最近阅读
发表评论:
昵称:
内容: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验证码:
作者介绍
李伟,男,汉族,辽宁大学法学学士学位,律师专业,辽宁华峰律师事务所律师,华峰律师秉承“以人为本,学识先行,以质取胜,诚信永恒。”的华峰理念,愿为您提供专业的法律服务。QQ:985632883 李伟律师刻苦钻研法律业务知识,始终坚持以解决纠纷为目标的实用主义法学理念,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最大限度的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详细]
MORE+作者其它文章
诉讼指南

如何请律师 | 教您打官司 | 诉讼流程 | 诉讼须知 | 起诉应诉 | 诉讼举证 | 诉讼代理 | 案件审理 | 案件执行 | 上诉于申诉 | 信访接待 | 立案指引 | 举证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