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法学思想,引领行业话题



北京二中院违宪、违法、违纪

2013-06-14 10:04:36 查看(273)评论(1)

北京二中院对起诉人五诉司法司法行政许可行政撤销不作为、行政复议不作为、违法确认不作为,四次以便函告知起诉人“不符合起诉条件”、“不属法院收案范围。

起诉人对司法部不履行对云南省司法厅违法实施的行政许可、变更行政许可、解散、注销行政行为申请司法部国家赔偿,其以过了时效为由不予赔偿。起诉人针对其不予赔偿决定,按照修正后的《国家赔偿法》“确赔合一原则”向北京二中院提起违法确认并国家赔偿之诉,其公然以修前的《国家赔偿法》及司法解释,认定其四次便函认定“不属法院受案范围”的司法部行政撤销、行政复议、行政违法确认等具体行政行为,没有经过法定程序确认违法,驳回起诉人的起诉,北京高院维持其裁定。

2012515,起诉人基于北京二中院、北京高院生效裁定认定北京二中院四次便函认定“不符合起诉条件”、“不属法院收案范围的”司法部系列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未经法定程序确认违法的司法部的具体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及不予股价赔偿具体行政行为,再次依法向北京二中院提起诉讼,该院至今不立案,也不依法裁定驳回起诉人起诉。

起诉人依法向北京高院起诉、申诉,高院不依法受理审理,或指定二中院审理,也不依法裁定驳回起诉人起诉。

起诉人对北京二中院、北京高院有案不立、有法不依不依法履行宪政职责问题,30余次向最高人民法院法官违法违纪举报报中心举报其告知属有案不立、有法不依“是业务部门的业务,不属纪检监察受理范围”。有案不立、有法不依、枉法裁定,本是违宪、违法、违反审判纪律行为,该中心据然认为是法院业务部门的业务,审务监督、审判监督、纪检监察缺失,致使司法行政审判得不作为、乱作为得不到有效监督,司法公平正义、权威被破坏,行政违法、行政腐败得不到及时、有效遏制、防范,不得不令人深省。

附:给北京高院诉司法部行政许可监管不作为违法确认并国家赔偿行政诉状:

 

行政诉状

原告:樊则华,男,1954616生,汉族,原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合伙律师

被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下称司法部)。

住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6号。

法定代表人:吴爱英,部长,联系电话65153103

案由:司法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违法确认附行政赔偿纠纷

请求事项:一、依法确认司法部对云南省司法厅(下称司法厅)违法实施、变更、解散、注销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下称云法所)行政许可行为的行政复议、行政撤销、违法确认不作为;不予行政赔偿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二、依法责令司法部赔偿不依法履行司法行政许可监督职责给原告造成的19年的律师执业损失1140万元(以19年,每年60万元计,损失证据另附)。

一、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的事实依据及法律依据

20111024,原告不服司法部作出的不予赔偿决定,依据修订后的《国家赔偿法》“确赔赔合一”原则,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下称二中院)提起行政违法暨赔偿诉讼,二中院(2011)二中行初字972号《行政赔偿裁定书》认定:原告所诉指向的司法部具体行政行为未经确认违法,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请见证据1),原告依法上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下称高院)。

2012514,原告收到高院(2012)高行终字第627号《行政赔偿裁定书》,认定:“樊则华系以其于200532320058152008316,申请司法部履行对云南省司法厅行政许可监督职责,司法部在法定期间内不作为,请求确认司法部不予赔偿行为违法,责令司法部赔偿其不履行对云南省司法厅实施的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的合伙行政许可有效监督职责,给樊则华造成的律师执业经济损失人民币1140万元。但是,樊则华赔偿请求所指向的司法部的相应具体行政行为,并未经法定程序被确认违法。因此,樊则华所提行政赔偿诉讼,不符合上述司法解释所规定的相关起诉条件,对其起诉,应予驳回。”裁定:“驳回上诉,维持一审裁定”(请见证据2)。

2012515,原告基于高院的裁定,对司法部2005323不履行行政许可监督职责的行政复议不作为;200581 5行政撤销不作为;2008316行政违法确认不作为;2011411《不予赔偿决定书》具体行政行为,依据修订后的《国家赔偿法》第四条、第九条、第十三条、第十四条,《行政许可法》第七条、第十条、第六十条《行政诉讼法》第十一条、第三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三条、第四十六条的规定,以特快专递向二中院提起诉讼,请求其依法确认司法部对司法厅实施的系列行政许可行为监督不作为;不予行政赔偿具体行政行为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并依法责令赔偿因不履行行政许可监督职责给原告造成的律师执业损失。

2012518,二中院收到原告的起诉材料(请见3号证据),但至今没有依法立案,也没有依法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期间原告三次往返北京催办无果,原告在网上法院纪检监察部门对二中院有案不立,违宪、违法、违反审判纪律的行为举报、投诉,其告知:“您所反映的问题属于审判(执行)业务部门的工作范围,不符合纪检监察部门受理条件,本网站无权做出实质性的回复,请通过正常的法律程序向相关的审判(执行)业务部门反映”(请见4号证据),据此,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二条第三款,第四十六条的规定,依法向你院提起诉讼。

二、对司法部提起行政诉讼的事实及理由

2002年,原告与云法所周路、邓永宁律师三人约定按照国务院、司法部对律师体制改革的规定,共同出资将国办云法所改制为合伙所(请见56号证据)。

200348,司法厅对云法所实施的合伙行政许可,将在职的云南省公安厅治安处副处长杨志强也批准为该所的合伙律师(请见789号证据)。

200394,周路、杨志强在没有依法解除与原告的云法所四人合伙关系的前提下,与第三人重新签订了没有原告在内的云法所五人合伙协议,司法厅对该五人合伙协议的备案行政许可行为,剥夺了原告对云法所的合伙行政被许可权(请见10号证据)。

2004年,原告向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法院起诉,要求确认云法所违反合伙人意愿的合伙行为无效,责令周路赔偿原告的执业损失,该院判决:云法所合伙经司法厅行政审批,合伙有效,昆明是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该判决。

2005120原告依照《行政许可法》第十条、第六十九条的规定,申请司法厅撤销其对云法所实施的违法合伙行政许可,其在法定期间不作为。

2005323原告对司法厅不撤销其对云法所违法实施的合伙行政许可行政不作为,申请司法部行政复议,司法部没有在法定期间作出复议决定。

2005724,司法部认定原告的复议申请过了时效,决定终止行政复议(请见11号证据),原告不服该决定于2005810,依法申请国务院行政裁决。

2005815,原告依据《行政许可法》第七条、第十条、第六十条、第六十九条的规定,申请司法部撤销司法厅对研云法所违法实施的合伙行政许可,其将原告申请转司法厅处理(请见12号证据),其不履行 《行政许可法》第十条、第六十条规定的“有效监督”、“及时纠正行政许可实施中的违法行为”,法定职责。

200637,原告第二次申请司法部撤销司法厅违法对云法所实施的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

2006525,司法部《告知函》告知:“你关于请求撤销云南省司法厅行政许可的材料,我们已依法受理并作了调查。”“相关处理结果将书面告知你(请见13号证据)。

司法部《司法行政机关行政许可实施与监督工作规则(试行)》第二十七条规定:“利害关系人提出撤销行政许可请求的,司法行政机关应当自收到请求材料之日起30日内完成核查,作出是否予以撤销该行政许可的书面决定,并将决定送达利害关系人和被许可人。”司法部没有在其规定的30日内作出决定。

2006612,国务院法制办复函告知原告对司法部终止行政复议行为,申请其裁决,不符合《行政复议法》第十四条的规定(请见14号证据)。

原告基于司法部违法终止行政复议行为,向二中院提起诉讼,2006719该院立案庭以便函告知原告:“你向本院寄交的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的行政起诉材料,经审查,你的起诉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起诉条件。现将你的起诉材料退回。” (请见15号证据),其以便函处分起诉人诉权,“一函终结”,违宪、违法。

200759,原告第三次申请司法部撤销司法厅的违法行政许可,司法部在法定期限内不作为,原告依法对司法部的行政撤销不作为向二中院起诉。

2007727,二中院便函告知:“不属法院受案范围”(请见16号证据)。

2008年云法所合伙人周路、司法厅恶意串通将原告“合伙除名”、“解除聘用关系”、解散、注销了云法所。

司法厅违法解散云法所,原告申请司法部行政复议,2008413,其书面告知:原告不具申请复议主体资格(请见17号证据)。

原告对司法部的行政违法确认不作为,向二中院提起诉讼,2008724,二中院立案庭便函告知:“不属于法院受案范围”(请见18号证据)

2009510,原告向二中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确认司法部不履行对司法厅实施、变更、解散、注销云法合伙行政许可行政监督不作为行为违法。

2009617,二中院便函告知“不属于法院受案范围”(请见19号证据)。

201122,原告对司法部不履行对司法厅实施、变更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有效监督”职责,申请其行政赔偿。

2011223,司法部以过了时效为由,不予赔偿。

原告对司法部不予赔偿,依法提起行政违法确认暨行政赔偿诉讼,两级法院没有对司法部基于持续、动态,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作出的“不予赔偿”最终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予以司法审查,断章取义认定司法部的行政许可监督“过程”行政不作为未经确认违法,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

三、司法厅对云法所实施、变更的合伙行政许可违法;司法部对司法厅违法实施的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作出的不予行政赔偿最终行政行为违法

依据《律师法》第四条、第六条,律师合伙是司法行政许可事项,必须经省级以上司法行政机关行政许可。

《行政许可法》第十条第二款规定:“行政机关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从事行政许可事项的活动实施有效监督。”

200448,司法厅对云法所违法实施的合伙行政许可,将职的云南省公安厅治安处副处长批准为合伙人;200494,违法变更云法所合伙人;2008年违法解散、注销云法所。

2005120,至2010年期间,原告分别申请司法厅、司法部撤销司法厅对云法所违法实施、变更、解散、注销的行政许可,其均不作为。

原告对司法部的合伙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四次向北京二中院起诉,二中院不受理,致使司法部的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违法行为一直游离于司法监督之外,原告的合法权益得不到司法救济。

2011213,原告基于司法部的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依据修订后的国家赔偿法申请其行政赔偿,其以原告的申请过了时效为由不予赔偿。

二中院、高院以修订前的《国家赔偿法》及司法解释,对原告诉司法部不予行政赔偿具体行政行为不予司法审查,认定二中院四次便函认定的司法部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具体行政行为未经依法确认违法,驳回原告的起诉,20121022,原告对高院的裁定申请高原再审,至今无果。

司法厅对云法所实施、变更、解散、注销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行为是基于相互对行为人的申请,做出的行政许可决定行为,其行政许可行为是相对、持续、动态、相互联系、不可分割的,司法部对司法厅持续、动态的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也是持续的、动态、相互联系、不可分割的。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许可案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作出的行政许可决定以及相应的不作为,或者行政机关就行政许可的变更、延续、撤回、注销、撤销等事项作出的有关具体行政行为及其相应的不作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提起行政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原告对司法部任一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都有权提起行政诉讼。

原告从2005323日起,至今,一直在依法主对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行为的相权利,司法部的《告知单》、《行政复议终止通知书》、《告知函》、《答复函》、《不予赔偿决定书》,均未“纠正”司法厅在实施云法所系列行政许可中的违法行为,二中院立案庭以便函处分原告的诉权,“一函终结”,剥夺了原告对司法部对司法厅违法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的诉权。

二中院四次便函认定司法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不属于法院收案范围”,违反了《律师法》、《行政许可法》、《行政诉讼法》基本原则。

司法部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二中院不受理原告对司法部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具体行政许可行为提起的诉讼,这不是原告“自身的原因”造成的后果。

据此,为了维护律师制度的健康、有序发展,为了维护司法公平正义,为了维护法律的权威,请求依法受理原告对司法部依法提起的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违法确认暨行政赔偿之诉,依法确认司法部对司法厅实施、变更、解散、注销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的监督不作为(行政复议,行政撤销不作为、行政确认不作为、不予行政赔偿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并依法责令其赔偿其不依法履行行政许可“有效监督”、“及时纠正行政许可实施中的违法行为”法定职责,给原告造成的19年律师执业损失1140万元(损失证据另附)。

附:证据19份。

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原告:樊则华

0一三年四月二日

 

分享到:
最近阅读
网友评论:
引用 删除 lmn24   /   2016-09-16 00:17:04
充实社保资金,试水国企改制 辽宁集中出售9家国企股权--中国央企消息网--威望宣布中心企业,国资委,处所国企最新新闻--国民网   本报沈阳8月29日电  (记者何勇)8月底,沈阳结合产权交易所的一则公告引发了社会的强烈关注。辽宁省政府向省内外策略投资者发售华晨集团等9家省属国有企业的股权。出卖国企部门股权一是启动了省属国企实行混杂所有制改造的步调,二是为空虚社保资金“蓄水池”踊跃摸索新门路。   根据布告,辽宁首批出售国有股权的企业包含本钢集团、华晨集团、辽宁交通投资集团、辽宁水资源集团、辽宁能源集团、辽渔团体、抚矿集团、沈煤集团跟铁法能源9家企业。   记者懂得到,这9家国有企业不仅范围宏
发表评论:
昵称:
内容: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验证码:
作者介绍
1984年从事法律工作,1985年从事律师工作,1986年参加律师资格考试取得律师资格。本人与他人合伙成立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因云南省司法厅将在职的公安干警批准为本所合伙执业律师,“红顶律师”恶意串通剥夺本人合伙资格,本人申请司部撤销对云法律师事务所实施的行政许可期间,司法厅为逃避违法行政许可责任,与相对行为人恶意串通解散、注销了…… [详细]
MORE+作者其它文章
诉讼指南

如何请律师 | 教您打官司 | 诉讼流程 | 诉讼须知 | 起诉应诉 | 诉讼举证 | 诉讼代理 | 案件审理 | 案件执行 | 上诉于申诉 | 信访接待 | 立案指引 | 举证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