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法学思想,引领行业话题



对诉司法部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诉状的修改

2015-01-23 17:12:52 查看(273)评论(1)

行政诉状(修改)

原告:樊则华,男,1954年6月16日生,汉族,原云南法律师事务所合伙律师

被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

住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6号。

联系电话:65153103。

法定代表人:吴爱英,部长。

案由:司法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违法确认

请求事项:一、依法确被告对云南省司法厅(下称司法厅)实施的云南云法律师所事务所(下称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行为违法确认不作为违法;二、依法责令被告依法赔偿对司法厅实施的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给原告造成20年的律师执业损失1200万元,主张权利损失5万元,合计:1205万元(损失证据另附)。

一、提起行政诉讼的事实依据及法律依据

原告是原国办云法所的专职执业律师。

2002年7月5日,按照被告、国务院律师体制改革的部署,原告与同所的执业律师周路、邓永宁签订了云法所《合伙人律师有关成立律师事务所主要问题协议书》约定将云法所改制为合伙制律师事务所(请见证据1)。

2002年7月6日,邓永宁、原告、周路三人通过《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章程》三人合伙章程,合伙期限20年(请见补充证据1)及三人《关于成立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的申请》,将云法所改制为合伙律师事务所(请见补偿证据2)。

司法厅实施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后,原告两次书面要求合伙负责人周路召开合伙人会议修改三人合伙章程,其不予召开,原告从未参与过云法所合伙会议,原告向司法厅律师管理处、主管副厅长投诉、反映云法所在律师行政许可活动中的违法行为,其均不作为(请见补充证据3-5)。

2003年11月,原告以持有的云法所三人合伙协议、章程,向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法院(下称五华法院)起诉周路要求其依法确认云法所合伙无效。

诉讼中,原告从申请五华法院调取周路向司法厅申报的合伙材料,司法厅的合伙行政许可批复,才知道周路、杨志强恶意串通,将邓永宁、原告、周路三人通过的《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所章程》,篡改为《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章程暨合伙协议》(请见补充证据6),邓永宁、原告、周路三人合伙,被篡改为:杨志强、邓永宁、原告、周路四人合伙,另,邓永宁、原告、周路三人《关于成立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的申请》,被篡改为:邓永宁、原告、周路、杨志强四人《关于成立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的申请》(请见补充证据7),司法厅对云法所实施的合伙行政许可批复中的合伙人是周路、邓永宁、原告、杨志强(请见证据3),另,该院还调取了2003年9月4日,方晨、周路、朱家元、张海燕、杨志强五人签定的云法所《合伙协议》,备案登记表(请见证据7-8)原告的合伙权利,行政许可合伙权利被剥夺。

原告向五华院提出,云法所的四人合伙协议、成立云法所的四人申请是被篡改的,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十一条公务员不得兼任执业律师。”原告没有与杨志强有过口头、书面约定合伙设立云法所,也没有承认、默认云法所四人合伙协议、四人、五人合伙行政许可,云法所的合伙是周路、杨志强恶意串通的欺诈行为,要求法院确认云法所合伙无效,五华法院判决认定云法所的合伙经司法厅行政审批合伙有效,原告不服该判决,依法上诉昆明市中级法院,要求该院确认云法所合伙无效,并要求其依法建议司法厅撤销对云法所违法实施的行政许可,该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请见补充证据8)。

原告从五华法院调取的云法所合伙申报材料,知道云法所合伙及司法厅的合伙、合伙行政许可违法,且原告对云法所的合伙行政许可权被剥夺。

2005年1月20日,原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七条、第十条、第六十九条规定,申请司法厅确认其对云法所实施的合伙行政许可违法,并申请其依法予以撤销,其在法定的60日内不作为。

因杨志强、周路、司法厅剥夺了原告对云法所的合伙及合伙行政许可权,原告无法执业,原告申请司法厅延期参加律师年检(请见补充证据9)

2005年3月23日,原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九条,向被告申请行政复议,要求确认司法厅实施的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违法,司法厅在给被告的行政复议答辩状中,承认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违法,但称是“合伙人共同欺骗司法行政管理机关”(请见补充证据10),被告没有在司法部《司法行政机关行政许可实施与监督工作规则(试行)》第二十七条规定的30日时限内履行法定行政复议法定职责,30日期限超期后,其以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过了时效为由,终止了行政复议(终止行政复议决定时间是2005年7月4日,但其认定原告提交的补充行政复议时间是2005年7月19日,请见证据9),原告2005年8月6日收到被告终止复议决定,2005年8月10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十四条规定,申请国务院法制办行政裁决, 2006年8月11日,原告收到国务院法制办复函告知:“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的规定。”(请见补充证据11)。

2006年9月9日,原告对被告终止行政复议的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依法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下称二中院)提起诉讼(承办人宁法官),该案至今9年之久没立案,也没有依法驳回原告的起诉。

期间,原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十条、第六十条规定,分别向被告申请要求履行“有效监督”、“及时纠正”司法厅违法实施的系列行政许可行为,其没有履行“有效”、“及时”行政许可监督职责。

2006年5月25日,被告律师工作处受理原告撤销司法厅违法实施的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但其没有在30日内依法作出行政撤销决定。

2008年3月,司法厅为逃避违法实施的云法所行政许可,其与杨志强、周路恶意串通解散、注销了原告申请被告行政撤销中的云法所,批准周路、杨志强重新成立了云南理路合伙律师事务所(请见8-13号证据,补充证据12).

从2007年,至2009年期间,原告分别四次向北京二中院对被告不依法履行“有效监督”,“及时纠正”司法厅的违法行政许可行为,依法提起行政诉讼,该院四次便函告知“不属法院受案范围”,“一函终结”(请见13-16号证据)。

2011年10月24日,原告不服被告作出的不予赔偿行政决定,依法向北京二中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该院(2011)二中行初字972号《行政赔偿裁定书》认定:原告所诉指向的司法部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具体行政行为未经确认违法,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请见17号证据),原告依法上诉北京市高级法院。

2012年5月14日,原告收到北京市高级法院(2012)高行终字第627号《行政赔偿裁定书》,认定:“樊则华系以其于2005年3月23日、2005年8月15日、2008年3月16日,申请司法部履行对云南省司法厅行政许可监督职责,司法部在法定期间内不作为,请求确认司法部不予赔偿行为违法,责令司法部赔偿其不履行对云南省司法厅实施的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的合伙行政许可有效监督职责,给樊则华造成的律师执业经济损失人民币1140万元。但是,樊则华赔偿请求所指向的司法部的相应具体行政行为,并未经法定程序被确认违法。因此,樊则华所提行政赔偿诉讼,不符合上述司法解释所规定的相关起诉条件,对其起诉,应予驳回。”裁定:“驳回上诉,维持一审裁定”(请见18号证据)。

2012年5月16日,原告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确赔合一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政诉讼法》第十一条、第三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三条的规定,《行政许可法》第七条、第十条,《国家赔偿法》第四条、第九条、第十条规定,向二中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确认被告对司法厅实施的系列行政许可行为监督不作为、不予行政赔偿具体行政行为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并以依法责令赔偿因不履行行政许可监督职责给原告造成的律师执业损失,该院至今没有立案,也没有依法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原告分别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起诉、举报、投诉均无果(请见20-21号证据)。

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四条、第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都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许可案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二条、第四十三条规定,请求依法受理原告对被告不履行对司法厅违法实施云法所行政许可行为,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违法确认并行政赔偿之诉。

二、被告对司法厅实施、变更、解散、注销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行为监督不作为违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许可法》“第七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行政机关实施行政许可,享有陈述权、申辩权;有权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其合法权益因行政机关违法实施行政许可受到损害的,有权依法要求赔偿。第十条 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建立健全对行政机关实施行政许可的监督制度,加强对行政机关实施行政许可的监督检查。行政机关应当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从事行政许可事项的活动实施有效监督。第六十条 上级行政机关应当加强对下级行政机关实施行政许可的监督检查,及时纠正行政许可实施中的违法行为。第六十九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作出行政许可决定的行政机关或者其上级行政机关,根据利害关系人的请求或者依据职权,可以撤销行政许可:(一)行政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玩忽职守作出准予行政许可决定的;(二)超越法定职权作出准予行政许可决定的;(三)违反法定程序作出准予行政许可决定的;(四)对不具备申请资格或者不符合法定条件的申请人准予行政许可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许可案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作出的行政许可决定以及相应的不作为,或者行政机关就行政许可的变更、延续、撤回、注销、撤销等事项作出的有关具体行政行为及其相应的不作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提起行政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

司法部《司法行政机关行政许可实施与监督工作规则(试行)》“第二十七条 根据《行政许可法》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利害关系人提出撤销行政许可请求的,司法行政机关应当自收到请求材料之日起30日内完成核查,作出是否予以撤销该行政许可的书面决定,并将决定送达利害关系人和被许可人。司法行政机关发现有可以撤销行政许可情形的,可以依据职权作出撤销该行政许可的决定,并将决定送达被许可人。撤销行政许可,被许可人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赔偿及相关可取得利益的保护,依照《行政许可法》第六十九条第四款的规定执行。”

 2003年4至2008年,司法厅违法实施、变更、解散、注销了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行为。

2005年1月20日,至2012年期间,原告分别申请司法厅、被告、被告撤销司法厅对云法所违法实施、变更的行政许可,被告所作的《行政复议终止通知书》、《答复函》、《不予赔偿决定书》、《告知函》,均没有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十条、第六十条规定的“有效监督”、“及时纠正”司法厅违法实施的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监督职责,致使原告的合法权利受到损害。

原告对被告的合伙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六次向二中院起诉,该院四次便函告知“不属法院受案范围”。原告依据修正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申请被告对其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给予原告行政赔偿,其决定不予赔偿,原告依法向北京二中院提起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违法确认并行政赔偿,该院、北京市高院认定被告的系列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未经法定程序确认违法,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

原告基于司法厅的系列行政许可行为依法向云南省西山区法院、云南省昆明市中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两级法院认定律师合伙行政许可不是强制行政行为,其纠纷不属人民法院行政案件受案范围(请见补充证据13-16)。

2012年5月,原告申请被告确认司法厅实施、变更、解散、注销云法所行政许可行为违法,其不作为。

被告的司法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纠纷,致使司法厅实施的云法所律师合伙违法行政许可一直游离于司法监督之外,原告的合法权益得不到司法救济(请见补充证据17)。

原告基于北京高院的行政赔偿裁定,及被告2012年5月3日(2012)司复函10号,于2012年5月,至2012年11月期间,五次分别向北京二中院起诉被告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违法确认,并行政赔偿,该院不依法立案,也不依法裁定驳回原告起诉(请见证据20-21)。

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七条、第十条、第六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三条、第四十六条规定,司法部《司法行政机关行政许可实施与监督工作规则(试行)》第二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许可案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规定,请求依法确认原告诉被告对司法厅实施的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行为监督不作为违法,依法责令被告赔偿因没有“有效监督”、“及时纠正”司法厅违法实施的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行为,给原告造成的20年律师执业损失1200万元,主张权利损失5万元,合计:1205万元。

 

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原告:樊则华

二0一五年一月二十三日



分享到:
最近阅读
网友评论:
樊则华专栏 引用 删除 樊则华   /   2015-01-25 09:00:49
2005年1月23日本人依据《行政许可法》第七条、第十条、第六十九条规定申请云南省司法厅撤销其对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实施的违法合伙行政许可,其在法定的六十日内不作为,2005年3月23日,本人依法申请司法部行政复议,司法部没有在其规定的30日内履行行政许可监督职责,逾期后其居然一本人的行政复议过了时效为由终止行政复议,2015年8月10日,本人申请国务院法制办行政裁决,2006年8月11日,本人才收到该办复函称本人的行政裁决申请不符合行政复议法第十四条的规定,本人2006年9月9日,依法向北京二中院起诉司法部行政复议不作为,至今八年多该院没有依法立案,也没有依法裁定驳回本人起诉。
发表评论:
昵称:
内容: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验证码:
作者介绍
1984年从事法律工作,1985年从事律师工作,1986年参加律师资格考试取得律师资格。本人与他人合伙成立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因云南省司法厅将在职的公安干警批准为本所合伙执业律师,“红顶律师”恶意串通剥夺本人合伙资格,本人申请司部撤销对云法律师事务所实施的行政许可期间,司法厅为逃避违法行政许可责任,与相对行为人恶意串通解散、注销了…… [详细]
MORE+作者其它文章
诉讼指南

如何请律师 | 教您打官司 | 诉讼流程 | 诉讼须知 | 起诉应诉 | 诉讼举证 | 诉讼代理 | 案件审理 | 案件执行 | 上诉于申诉 | 信访接待 | 立案指引 | 举证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