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法学思想,引领行业话题



诉司法部国家赔偿纠纷案上诉状鉴赏

2015-08-08 12:10:10 查看(199)评论(1)

行政上诉状

上诉人:樊则华,男,1954616日生

住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6号。

法定代表人:吴爱英,部长。

案由:司法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违法确认并国家赔偿

请求事项:一、依法撤销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15)三中字第00389号《行政裁定书》(下称一审裁定);二、依法确认被上诉人201253日作出的(2012)司复函10号《告知函》,对云南省司法厅(下称司法厅)实施的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下称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违法确认并行政赔偿“相应的不作为”违法;三、依法确认被上诉人对司法厅实施的云法所律师合伙行政许可行为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不予行政赔偿行为违法;四、依法责令被上诉人依法赔偿对司法厅实施的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给上诉人造成的20年的律师执业损失1200万元,主张权利损失5万元,合计:1205万元(损失证据另附)。

一、一审裁定认定基本法律事实法律关系错误

一审裁定认定:关于樊则华起诉请求确认司法部2 01 253日作出的(2 0 1 2)司复函1 0号《告知函》构成行政不作为一节,该函系司法部在作出相应答复、决定后,根据信访条例对樊则华重复请求作出的不再受理决定,对该决定提起的诉讼,不属于行政案件受案范围。

生效的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下称北京高院)2012)高行终字第627号《行政赔偿裁定书》认定:“樊则华赔偿请求所指向的司法部的相应具体行政行为,并未经法定程序被确认违法”“樊则华所提本案行政赔偿诉讼,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七条第4)项起诉条件,驳回,维持一审裁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的司法解释是1997429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规定,对审理行政赔偿案件的若干问题”发布的,其所根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是1994512日发布的。

2010429,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布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

2011214,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一条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行使职权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行为发生在2010121以后,或者发生在2010121以前,持续至2010121之后的,适用修正后的国家赔偿法。”

修正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九条第二款“赔偿请求人要求赔偿,应当先向赔偿义务机关提出,也可以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时一并提出。”该法条确立了“确赔合一”的国家赔偿原则。

2011411,被上诉人做出《不予行政赔偿决定》,上诉人不服该决定,于20111024,依法向北京二中院对被上诉提起违法确认并国家赔偿诉讼,北京二中院、北京高院居然以修正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司法解释认定:“赔偿请求所诉指向的司法部的相应具体行政行为,并未经法定程序确认违法”,裁定驳回上诉人的起诉、上诉

2012116,昆明市中院2011)昆民四终字第345民事判决书确认:第三人周路、杨志强履行云法所四人合伙协议违约;认定:云法所的解散、注销“系行政纠纷,不属于民事诉讼范围,本院不予以处理”(请见补充证据)。

2012321,上诉人基于昆明中院的生效民事判决,向司法厅提交了《要求依法确认对云南省云法律师事务所实施、变更、解散、注销,不予申请人恢复律师执业行为违法并依法予以国家赔偿的申请》,其在30日时效内不作为。

2012425上诉人根据昆明中院生效的民事判决书,北京两级法院生效的行政赔偿裁定书确认的,上诉人与被上诉人间具有的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监督法律关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四条、第九条、第十条向被上诉人提起违法确认并国家赔偿申请,要求被上诉人:“依法确认云南省司法厅违法对云南云法律师事务实施的合伙行政许可、变更行政许可、行政许可监管不作为违法”;“依法责令云南省司法厅和司法部共同承担对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的合伙行政许可监管不作为违法给申请人造成1 9年律师执业损失1 1 4 0万”。

 2012年5月3,被上诉人以(2012)司复函10号《告知函》告知:“本机关已分别于2 0 0 574日、2 0 0 831 3日、2 0 0 843 0日和2 01 1411日作出《行政复议终止通知书》(2 0 0 5】司复决字第1 9)、《群众来信答复函》(2 0 08】司复函3)、《群众来信答复函》(2 0 0 8】司复函4)和《不予赔偿决定书》(【2011】司赔决1号)予以办理本机关对你提出的请求不再重复理”。

上诉人不服被上诉人的告知行为,于2012510日,依法向北京二中院提起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违法确认并国家赔偿之诉,该院不依法立案,也不依法裁定驳回起诉,上诉人分别向北京高院、最高法院起诉、申诉无果。

被上诉人的(2012)司复函10号《告知函》,是对上诉人根据昆明中院、北京两级法院生效的裁判认定的法律事实、法律关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四条、第九条法定的权利义务,对上诉人的违法确认并国家赔偿申请作出的“相应的不作为”。

昆明中院、北京两级法院生效的司法文书,已经界定了上诉人与被上诉人间的云法所行政许可监督权力义务关系及待确认的国家赔偿权力义务关系法律事实,北京两级法院生效的《行政赔偿裁定书》是对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基于“《行政复议终止通知书》(2 0 0 5】司复决字第1 9)、《群众来信答复函》(2 0 08】司复函3)、《群众来信答复函》(2 0 0 8】司复函4)和《不予赔偿决定书》(【2011】司赔决1号)”行政许可监督作为并国家赔偿纠纷的裁定。

昆明中院、北京两级法院生效的判决、裁定是特定的、唯一的、排他的,其在没有依法被撤销前,对上诉人、被上诉人、一审法院均具有拘束力,据此,上诉人基于其生效的裁判认定的法律事实及法律关系,依法向被上诉人申请其依法确认对司法厅违法实施、变更、解散、注销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违法并给予上诉人国家赔偿,被上人的相应行为受生效的法院裁判所拘束。

另,被上诉人的“《行政复议终止通知书》(2 0 0 5】司复决字第1 9)”是基于上诉人2005323日,对司法厅不撤销其对云法所实施的合伙行政许可,依法提起的行政复议申请,违法作出的最初行政许可监督“相应的不作为”。

被上诉人的“《群众来信答复函》(2 0 08】司复函3)、《群众来信答复函》(2 0 0 8】司复函4)”是上诉人基于被上诉人《行政复议终止通知书》“相应的不作为”,于2005815日,依法申请被上诉人撤销云法所申请,其2006525日受理上诉人撤销申请,但没有在其《司法行政机关行政许可实施与监督工作规则(试行)》第二十七条规定的“30日内完成核查,作出是否予以撤销该行政许可的书面决定,并将决定送达利害关系人和被许可人。”致使司法厅与相对行政许可行为人恶意串通解散、注销云法所,上诉人依法申请被上诉人确认司法厅系列行政许可行为违法,其违法作出的中间“相应的不作为”。

被上诉人“《不予赔偿决定书》(【2011】司赔决1号)”,是被其在法定期间没有依法履行“有效监督”、“及时纠正行政许可实施中的违法行为”法定职责,导致司法厅解散、注销云法所,致使上诉人权利受到侵害,上诉人依法申请被上诉人对其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违法确认并国家赔偿,作出的最终“相应的不作为”。

被上诉人的“《行政复议终止通知书》(2 0 0 5】司复决字第1 9)、《群众来信答复函》(2 0 08】司复函3)、《群众来信答复函》(2 0 0 8】司复函4)和《不予赔偿决定书》(【2011】司赔决1号)”不是对司法厅不同、“相应”的违法具体行政许可行为的“有效监督”、“及时纠正”的行政许可监督行为,且上诉人已经分别对其具体行政行为、行政许可监督“相应的不作为”分别提起了行政诉讼,且被上诉人的《不予赔偿决定书》(【2011】司赔决1号)不是司法厅最初的违法行政许可的监督“相应的不作为”,也不是司法厅变更、解散云法所行政许可的中间监督“相应的不作为”,而是对行政许可监督“相应的不作为”产生的法律后果——给上诉人造成律师执业损失,对上诉人申请其违法确认并国家赔偿作出的最终“相应的不作为”,该《不予赔偿决定书》行为的合法性、有效性受生效的北京两级法院行政赔偿裁定书所拘束。

因被上诉人的“《行政复议终止通知书》(2 0 0 5】司复决字第1 9)、《群众来信答复函》(2 0 08】司复函3)、《群众来信答复函》(2 0 0 8】司复函4)和《不予赔偿决定书》(【2011】司赔决1号)”没有一个是“有效监督”、“及时纠正”司法厅相应的具体违法行政许可行为的合法、有效的具体监督行政行为,上诉人的权利至今没有得到被上诉人及法院确认,为此,上诉人基于北京两级法院生效的行政赔偿裁定,确认上诉人与被上诉人间的国家赔偿法律事实、法律关系、权力义务须经法律程序确认的裁定,依法申请被上诉人依法确认其对司法厅系列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违法并给予上诉人国家赔偿,其所作的2012)司复函10号《告知函》,不是对其前述其任一一个行政许可监督“相对的不作为”违法行政许可行为的为“重复”监督具体行政行为,而是对上诉人依法申请其履行对司法厅违法行政许可监督职责其所作出的“相应的不作为”,至今被上诉人仍然没有依法履行对司法厅系列违法行政许可的“有效监督”、“及时纠正行政许可实施中的违法行为”法定职责,据此,其“不再重复理”,是对北京两级法院的行政赔偿裁定确认的违法确认并国家赔偿法定职责“相应的不作为”。

一审裁定将2003年至2014年期间,上诉人与司法厅、云南省人民政府、被上诉人之间发生的云法所合伙系列行政许可行为、行政许可监督“相应的不作为”纠纷及裁判混为一谈,认定基本法律事实,法律关系错误。

二、    一审裁定以立代审、违宪、违法、违反行政许可案审判原则

一审裁定认定:“樊则华起诉请求确认司法部2 0 1 253日作出的(2 01 2)司复函1 0号《告知函》构成行政不作为一节,该函系司法部在作出相应答复、决定后,根据信访条例对樊则华重复请求作出的不再受理决定,对该决定提起的诉讼,不属于行政案件受案范围。”“樊则华请求法院‘责令司法部赔偿对云南省司法厅实施的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带给樊则华造成的2 0年的律师执业损失一节’,因生效裁定已确认云南省司法厅的行政许可行为不具强制执行力,樊则华请求法院责令司法部对云南省司法厅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而承担赔偿责任无依据。”其认定以言代法,以不是同一法律行为、法律事实、法律关系的明显违法裁定代替法律、法规、司法解释,违反了宪法、法治原则:

(一)一审裁定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 国家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的统一和尊严。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

云南省司法厅、被上诉人、北京二中院、北京高院、云南省法院“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其没有超越宪法、法律的特权,两地法院生效的行政裁定,明显与宪法、法律相悖,一审法院将其作为裁定的依据,有法不依,违宪、违法。

(二)一审裁定违反人民法院行政案件的法定受案范围及起诉条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一条人民法院受理公民、法人其他组织对下列具体行政行为不服提起的诉:……。除前款规定外,人民法院受理法律、法规规定可以提起诉讼的其他行政案件。第四十一条提起诉讼应当符合下列条件:(一)原告是认为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二)有明确的被告;(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根据;(四)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
 《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六条申请律师执业,应当向设区的市级或者直辖市的区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提出申请,并提交下列材料:……。申请兼职律师执业的,还应当提交所在单位同意申请人兼职从事律师职业的证明。受理申请的部门应当自受理之日起二十日内予以审查,并将审查意见和全部申请材料报送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应当自收到报送材料之日起十日内予以审核,作出是否准予执业的决定。准予执业的,向申请人颁发律师执业证书;不准予执业的,向申请人书面说明理由。第十八条设立律师事务所,应当向设区的市级或者直辖市的区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提出申请,受理申请的部门应当自受理之日起二十日内予以审查,并将审查意见和全部申请材料报送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应当自收到报送材料之日起十日内予以审核,作出是否准予设立的决定。准予设立的,向申请人颁发律师事务所执业证书;不准予设立的,向申请人书面说明理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二条本法所称行政许可,是指行政机关根据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申请,经依法审查,准予其从事特定活动的行为。第三条行政许可的设定和实施,适用本法。…..。第七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行政机关实施行政许可,享有陈述权、申辩权;有权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其合法权益因行政机关违法实施行政许可受到损害的,有权依法要求赔偿。第十条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建立健全对行政机关实施行政许可的监督制度,加强对行政机关实施行政许可的监督检查。行政机关应当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从事行政许可事项的活动实施有效监督。第六十条上级行政机关应当加强对下级行政机关实施行政许可的监督检查,及时纠正行政许可实施中的违法行为。第六十九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作出行政许可决定的行政机关或者其上级行政机关,根据利害关系人的请求或者依据职权,可以撤销行政许可:……。”

律师、律师事务所执业行政许可,属《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特别法法定的行政许可事项,司法厅违法实施、变更、解散、注销云法所,云南省人民政府、被上诉人对司法厅分别实施的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有“有效监督”、“及时纠正”违法行为的法定职责,上诉人是其系列行政许可、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的受害人,有权分别对其具体行政行为,“相应的不作为”,分别提起行政诉讼,“依法要求赔偿”。一审法认定上诉人的起诉是“不属行政案件受案范围”,违反了前述法律及行政许可案,法定的受案范围及受案条件。

(三)一审法院以立代审违法

理,且相关裁定均已生效。樊则华本次起诉要求确认司法部对云南省司法厅监督不作为、不予赔偿行为违法,其诉讼请求内容虽未经法定程序予以确认,但樊则华请求确认云南省司法厅行政许可行为违法,并赔偿其损失的请求已为法院裁定不予受理,导致樊则华本次起诉的诉讼标的因受法院生效裁判效力所羁束而丧失依据关于樊则华请求法院‘责令司法部赔偿对云南省司法厅实施的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带给樊则华造成的2 0年的律师执业损失一节,’因生效裁定已确认云南省司法厅的行政许可行为不具强制执行力,樊则华请求法院责令司法部对云南省司法厅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而承担赔偿责任无依据。其裁定,以立案登记,代替司法审判,以赤裸裸的云南、北京两地法院枉法裁定作为本案裁定的依据,违宪、违法、违反法治及行政许可案司法审判原则。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公正是法治的生命线。司法公正对社会公正具有重要引领作用,司法不公对社会公正具有致命破坏作用。必须完善司法管理体制和司法权力运行机制,规范司法行为,加强对司法活动的监督,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按照中央及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改革部署,人民法院的立案审查制度已经更改为立案登记制度,一审法院未听取上诉人、被上诉人的陈述、答辩、辩论意见,对上诉人提交的证据未经质证、认证,以立代审,驳回上诉人的起诉,剥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赋予上诉人的诉权及获得国家赔偿的权利。

(四)一审裁定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行政案件审判原则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条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第五条人民法院审理行政案件,对具体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审查。”无论是北京二中院的裁定,还是北京高院的裁定,或是云南三级法院的裁定,都不是法律、司法解释,也不是最高人民法院认可的指导案列,一审法院没有对被上诉人的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的《告知函》的合法性予以审查,将北京、云南两地法院对司法厅、被上诉人、云南省人民政府行政许可、行政许可监督纠纷案的枉法裁定作为本案裁定的法律依据,违反了“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对具体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审查”的行政案件司法审判原则。

(五)一审裁定违反行政许可纠纷案审判原则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二条规定,行政许可是授益性行政行为;行政机关实施行政许可是基于相对行为人的申请,依法实施的,行政许可相对行为人从事的行政许可事项的活动是持续、动态的,行政机关对相对行为人的行政许可活动的管理是相对、持续、动态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许可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作出的行政许可决定以及相应的不作为,或者行政机关就行政许可的变更、延续、撤回、注销、撤销等事项作出的有关具体行政行为及其相应的不作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提起行政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

本案上诉人的起诉是基于生效的北京二中院、北京高院裁定认定被上诉人对司法厅违法实施、变更、解散、注销云法所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未经法律程序确认违法裁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九条 赔偿义务机关有本法第三条、第四条规定情形之一的,应当给予赔偿。赔偿请求人要求赔偿,应当先向赔偿义务机关提出,也可以在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时一并提出。第十条赔偿请求人可以向共同赔偿义务机关中的任何一个赔偿义务机关要求赔偿,该赔偿义务机关应当先予赔偿。”规定,申请被上诉人确认其对司法厅违法实施的云法所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并行政赔偿,其告知“不再重复理”的“相应的不作为”,提起的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违法确认并行政赔偿之诉。

一审裁定将上诉人申请被上诉人违法确认并行政赔偿,与被上诉人的违法确认并行政赔偿不作纠纷排除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一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六条、第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九条、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许可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法定的行政许可监督违法确认并行政赔偿“相应的不作为”司法审查之外,违法。

(六)一审裁定用生效,但与本案不同的行政许可行为,不同的“相应的不作为”及不同的枉法裁判案例,作为本案裁定的依据,违反宪法法治原则

我国是成文法的国家,判例不是法律法规渊源,更不是法律、法规,生效的

云南法院的行政裁定认定律师、律师事务所执业许可纠纷“不是强制行政行为,不属人民法院行政案件受案范围”;云南省人民政府对司法厅实施的行政许可监督行为是行政机关内部行政行为,其纠纷“不属人民法院行政案件受案范围”;北京二中院四次便函认定,被上诉人对司法厅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不属法院受案范围”;北京二中院、北京高院对上诉人依据修正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九条确立的“确赔合一原则”,对被上诉人提起的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违法确认并行政赔偿之诉,用修正前失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的司法解释,所做的《行政赔偿裁定书》,认定被上诉人的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未经法律程序确认违法,皆是明显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七条、第十条、第六十条、第六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许可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一条,《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的违法裁判。

司法厅、被上诉人、云南、北京两地法院都没有超越宪法、法律的特权,北京、云南法院分别对司法厅、云南省人民政府、被上诉人的违法行政许可、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纠纷案裁定,不是法律、法规,不是司法解释,且其与本案也不是同一法律行为、同一法律事实、同一法律关系,一审法院将两地法院,对上诉人分别对司法厅、被上诉人、云南省人民政府违法行政许可、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纠纷提起诉讼分别作出的明显违法裁定,作为本案裁定依据,违法。

三、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

本案是律师合伙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违法确认并行政赔偿纠纷案,《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是调整律师合伙行政许可并国家赔偿纠纷案的特别法,按照“宪法优于普通法,特别法优于普通法”法律适用原则,本案依法首先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十条、第六十条、第六十九条明确规定了被上诉人的法定职责,第七条明确规定被上诉人不依法履行行政许可法“有效监督”,不“及时纠正行政许可活动中的违法行为”法定职责,上诉人有权依法提起行政诉讼,“有权依法要求赔偿”,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四条、第九条、第十条,上诉人有权在对被上诉人的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提起违法确认行政诉讼时,一并提出行政赔偿请求。一审裁定,将司法厅持续、分别实施、变更、解散、注销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行为,违法确认、行政赔偿不作为;云南省人民政府、被上诉人对司法厅持续、分别实施、变更、解散、注销云法所合伙行政许可行为,违法确认、行政赔偿“相应的不作为”的行政复议、行政撤销

分享到:
最近阅读
网友评论:
樊则华专栏 引用 删除 樊则华   /   2015-08-08 12:14:47
续前、违法确认、行政赔偿,法律事实、法律关系混淆在一起,以立代审,以云南、北京两地法院对司法厅、云南省人民政府、被上诉人违法行政许可具体行政行为、具体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做出的明显违法的裁判,作为本案裁定的依据,违反了宪法法治原则,及行政许可案的司法审判原则,丧失了司法公平、正义、权威。
综上,司法厅对云法所的合伙行政许可行为,是相对、持续、动态的,昆明中院生效的民事判决,认定第三人履行云法所合伙协议违约,与其相对的司法厅行政许可行为当然违法;“有效监督”、“及时纠正行政许可实施中的违法行为”,是司法厅、被上诉人、云南省人民政府的法定职责;本案一审裁定所列任何一起行政许可行为、行政许可监督“相应的不作为”纠纷,都属《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第七条规定的人民法院行政案件受案范围,上诉人都有权依法分别对其提起行政诉讼并要求国家赔偿,一审法院以立代审,以云南、北京两地法院对司法厅、被上诉人、云南省人民政府不同的具体行政许可行为、行政许可监督并行政赔偿“相应的不作为”的违法裁定,作为本案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违法确认并国家赔偿裁定的依据,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特别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一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许可案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的规定,剥夺了上诉人的诉权,获得国家赔偿权,据此,请求依法撤销一审裁定,依法受理上诉人对被上诉人提起的司法行政许可监督不作为违法确认并行政赔偿“相应不作为”违法确认并行政赔偿之诉。
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樊则华
二0一五年四月七日
附: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一份。
发表评论:
昵称:
内容: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验证码:
作者介绍
1984年从事法律工作,1985年从事律师工作,1986年参加律师资格考试取得律师资格。本人与他人合伙成立云南云法律师事务所,因云南省司法厅将在职的公安干警批准为本所合伙执业律师,“红顶律师”恶意串通剥夺本人合伙资格,本人申请司部撤销对云法律师事务所实施的行政许可期间,司法厅为逃避违法行政许可责任,与相对行为人恶意串通解散、注销了…… [详细]
MORE+作者其它文章
诉讼指南

如何请律师 | 教您打官司 | 诉讼流程 | 诉讼须知 | 起诉应诉 | 诉讼举证 | 诉讼代理 | 案件审理 | 案件执行 | 上诉于申诉 | 信访接待 | 立案指引 | 举证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