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法学思想,引领行业话题



上访人:到北京是相信党中央胡主席

2009-03-14 19:09:26 查看(1985)评论(18)
上访:是群众对党和政府充满希望 

    上访,是群众向各级政府领导及有关部门反映问题的重要渠道。从上访群众的诉求内容来看,较为集中在土地,刑事、行政、民事等方面,对于一般案件来说尚属不易,遇到民告官方面真是难上加难。尤其个别地方政府及相关单位把“越级上访视同犯罪”,轻易把上访人定性为“ 聚众闹事”、“冲击国家机关”、“扰乱公共秩序”、“妨碍公务”,甚至用劳教等作为打压手段,阻止上访!他们把本应就地解决的问题不予解决,逼着群众上访。

    上访是群众对党和政府充满信任,体现对上级党和政府的信赖,对于上访人来说,上访意味着自己对上级党和政府抱有殷切的期望,相信通过自己上访反映的问题,最终一定能够得到合理解决,报着如此的坚定信心,他们历经春夏秋冬、酷暑严寒、年复一年,执着的奔走在上访路上。

    上访是一条艰难之路,群众长期上访期间风餐露宿,生存已相当困难,对于群众来说,上访,特别是越级上访,是不得已而为知,上访对他们来说不仅仅承担经济上的重负,时刻都有可能遭受精神上乃至肉体上的折磨。而个别地方以上访影响当地政府形象,横加干扰,迫害,这些官员不是报着“上为党分忧,下为民解愁”的心态去正确对待问题,而是想尽一切办法阻挠群众合法上访。

冯亚琴在介绍弟弟的案情

    黑龙江省海伦市的市民冯亚琴,3年来,主要反映弟弟被抢劫团伙无辜杀害,虽然主犯之一得到惩罚,而其他团伙成员尚未得到法律的制裁。她说:“地方司法机关办案人员相互包庇、隐匿毁灭证据、枉法办案。为早日将凶手捉拿归案,她无数次上省进京上访申诉控告,反映当地公、检、法个别执法人员欺下瞒上,执法不公、违法乱纪问题,同时要求尽快缉拿罪犯。三年来,历经无数次磨难,其中的苦楚无法诉说,她和母亲、妹妹尝尽了上访之苦,此案虽经国家、省有关部门领导的一次次督办,至今没有看到任何督办结果。”

刘新娟在精神病院打针瘫痪时照片

    上海市闵行区七宝镇一村民刘新娟,因离婚案判决不公导致自己的房产土地证至今未能办理,而她的左邻右舍比她早建或晚建的均已办理好,如此简单的问题为什么就不给她办?她说:“这明明是欺负人”。经过无数次反映,她的问题在当地始终得不到解决,她告诉笔者说:就是因为建房时自己得罪了区里的一位副区长的亲戚,所以她反映的问题不但不给解决还因此被六次无辜关押,为此,她无数次到北京上访,换来的却是被当地派出所一次次关进精神病院。

齐少书手捧女儿的生前照片

    贵州省安顺市农村妇女齐少书,她上访反映的是上高中的女儿在校学习期间被歹徒同一晚上两次抢劫、强奸后,惨遭凶手的残忍杀害。此案在当地群众中造成了恶劣影响,一审法院根据罪犯的犯罪事实情节,依法判处其死刑,而此案到了省高院后,二审法官却以罪犯认罪态度好,草率的将罪犯改为死缓,她怎么也想不通,一名如此凶残的歹徒怎么到了二审法官手里却变成了认罪态度好?这里面究竟有什么问题?带着心中的不平,带着女儿冤屈的灵魂,齐少书讨公道四处喊冤控告。

2006年10月13日,恢复后的陈俊州

    广西妇女禤丽英,有一名在右江民族医学院上大学的儿子陈俊州,几年前,儿子在学校学习期间突然生病,当即被同学送到本学院附属医院治疗,由于医生的疏忽治疗,导致儿子一级伤残,致使终身残疾,诉讼至法院又得不到合理的赔偿,为了儿子今后治疗残疾身体所需的巨额医疗费用,只有上访讨公道。

白中美残疾母亲江淑琴

    重庆市渝中区市民白中美,她和残疾母亲一直在文化宫工作,住在单位分配给自己的住房,在城市改造时她和母亲没有得到任何安置,期间被断水断电一年另八个月,后却遭到法院强行拆迁,在多处诉求无望情况下,她和母亲打出了“我有理,你有权,迫害残疾人天理不容”等条幅,在万般无奈之下,带着残疾母亲进京上访,她大声哭泣着说:公理何在!!!

    近年来,大规模群体上访事件主要是职工保障、农民土地、城市强行拆迁等问题,对于上访者来说,每一个人的历史都是一部心酸史,但是他们都坚信党和政府,相信神圣的法律最终会为其申冤。近期以来,群众集体上访、重复上访和群众赴京访上升幅度大、人数多、规模大、持续时间长、行为激烈,此类现象主要反映的是早期遗留的案件较多,频频发生的事件引发出的上访,已成为广受瞩目的问题。

    我国是一个法制国家,《宪法》赋予每一位公民的各项权利应依法予切实保障。胡锦涛总书记在纪念《宪法》公布施行20周年大会上强调,全面贯彻实施宪法是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的一项根本任务。上访群众反映的主要是政府部门、司法机关、一些官员的不作为、乱作为。国家《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公民对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宪法不仅保障公民有申诉、控告或者检举国家机关的权利,在第十届全国人大第二次会议通过的《宪法修正案》还增加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条款。

    我经常接触上访人,她们大多是面黄肌瘦,倦容满面,许多人在墙壁旁边或者天桥附近临时搭建个窝棚,地面潮湿、脏臭,有的睡在桥下地下通道里,寒风吹过,里面像冰窖一样寒冷。在寒冷的冬天,住在这种地方其寒酸与凄凉是常人无法想象的,还有一部分人因为无钱只能在涵洞里边,他们用木棍和塑料布撑起的临时家,度过一个又一个夏热冬冷的日子。

    通过了解,群众通过上访解决的问题概率非常小,可他们始终抱着对党,对中央一如既往的虔诚。大部分人说,他们的冤屈是地方腐败造成的,相信只要中央看到自己的材料,冤情昭雪大有希望。就是有着这种信念,让他们在北京坚持留了下来。在上访人中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胡主席是爱护我们穷人、关心弱势群众的好主席,我们在北京等,相信胡主席能够了解到我们遭遇的苦难,我们住在北京,这里离胡主席近,惟独在这里我们才有安全感”……

    在我所住的地方,每天都能够看到接访人员,个别地方政府视上访者为大敌,派出的警力不分白天黑夜的拦截上访者,我曾遇见多次并与他们发生口角,这些劫访者每次进京是需要花销许多纳税人钱财的,而地方政府为达到目的不惜投入高额成本,劫访者住的是宾馆,劫一次访的费用多则几万少则数千,每当看见他们把上访群众强行带走时,我都无比愤怒,看着他们被押走的那一幕我的心在流血......

    通过调查,我深深感受到上访人生活的艰难,他们合理、合法的诉求理应依法得到公正对待、解决,可地方政府部门还派出大量劫访人员采取各种手段残酷迫害他们,这是对公民人权的侵犯和人格侮辱,面对上访人所遭遇的苦难我深感痛心与无奈!同时,我不禁要责问那些“人民的公务员”:如果这些人群中有你们的父母、兄弟、姐妹,他们被迫上访,你是否会那样对待他们?

    望着上访群众那一双双渴望的眼神,我只能强忍着泪水,我只有尽我所能把他们的真实状况写出来,告诉大家,请党中央、国务院有关领导知道,让全社会都了解、关注上访群众的现状和他们渴望公平的心情。

    上海市闵行区七宝镇村民刘新娟,当年离婚后,遇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她为此就不停地上告,结果换来的是六次被送进精神病院,儿子因为不承认妈妈有精神病,拒绝当地派出所违法要求也被关押15天,为了讨回公道她不断上访,上访十几年了,问题到今天也没解决。她告诉记者说,前两天才从精神病院逃了出来,半夜逃跑时腿被摔伤,连夜才逃出他们的魔掌。

    许多上访人总是拿着那些申诉控告的材料塞给我,希望我带出去呼吁一下,尽管我一再强调只是了解情况,但还是有一些执著的人不断地要求我一定要帮助材料递送上去,殷殷期望让我不忍拒绝他们的好意。在上访村待的时间长了,我了解到他们的生活和思想状况,他们千里迢迢来北京上访都是下了决心的,最后的结果如何他们大都是茫然无知,支撑他们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生存,等待的却是十分渺茫的未来?一碰到外面有人到这里来,上访者一定要你收下他们的上访材料,这已成习惯,我每天几乎被热情的上访人包围着,我们交谈时更多是在听他们倾诉。他们把自己的“诉状”及厚厚的材料递在我手中,案情短的是近期发生的,长的有几年、几十年,我告诉他们说:我只有晚上抽出时间看,有一位家住四川省达州市西处镇的女上访人瞿汉成看到别人的材料给我,对我说:“你为什么不接受我的材料?”说着流下了眼泪。

    山东省济南市一位71岁的老人商学珍,每天拿着各种材料到处发送,党和国家一有新的政策或领导人讲话精神,他都会用自己仅有的一点钱复印出来发给其他的上访群众,反腐败有什么新成果他也及时向其他上访人传达,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样做究竟会有多大效果,为的是坚持真理和正义,他告诉记者说:“你能够到上访村这里,说明你心里有我们这些上访人,如果你不接受我们这些上访人的材料会让我们难过,我们也是想通过你的反映,让全国人民都知道我们上访人生活的真相,也算你为我们这里的上访群众做了一件好事。”

    大部分上访人反映的案情原本都很简单,问题也很明显,就是因为地方公、检、法、地方政府领导或多或少有过失、受贿、包庇、纵容犯罪等问题。他们制造了如此多的冤、假、错案,不是理性的报着负责任的态度去解决问题,满足他们合理合法的要求,而是制造案中案。个别地方政府和官员则是违法行政、滥用职权,官官勾结、官商勾结,轻视、漠视、无视群众利益,群众呼号央求,其能为乃不为,恣意妄为。其实,上访群众很少直接越级,大多为逐级上访,上访者汇聚北京实乃地方不作为或者胡作非为,腐败官员相互包庇、推诿、扯皮,才致使矛盾上交,最终使矛盾激化升级,致使问题上移至省、中央一级。

    “公正?你到哪找公正去!”这是河南省驻马店市一个地方官员给上访群众的答复。

    最高人民法院明文规定,地方各级法院不允许参与地方拆迁,可重庆市渝中区法院不但违反,而且还对弱势母女打压,枉法裁判,重庆市渝中区居民白中美说:当她去法院主张权利时,法官当庭宣布的内容和做出的判决文书明显不一致。

    就是因为有这么多的不公正让上访人不甘心,所以他们就踏上了上京告状这条漫漫长路。

    来京的上访者大多为上访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整日忧心忡忡,经济上拮据时也无暇去找份固定的工作,为维持自己的日常生活开支一些老上访户通过关系会去外面找点活儿干,卖地图、小食品、摆地摊,年老的捡些瓶瓶罐罐或者报纸、杂志等卖点小钱。  

    一提到上访的事,湖北省郧西的张善姣老人泪水就不自觉地流了出来,她说:媳妇离婚,家里被抢,丈夫按照国家政策应该享受离休,当地政府就是不按照法律法规办理,接二连三的磨难使得她对当地政府彻底失去了信心,孤身一人来京上访。

    在没来上访村的时候,我不知道这世上还有如此悲惨生活的群众,若非亲眼所见,亲身体验,很难接受这种事实,来这里之前,虽说我对这里的情况有所了解,但当活生生的现实出现在我面前时,才知道上访群众的现实生活更惨,超出我的想象。上访人生活的压力原来是这样的大,生存的成本是如此之高!假如有一天这些事情发生在我们所有人身上,不知道我们该作何感想。

    与上访人接触几十天,每天看到最多的是他们拿着不同的冤情材料,带着乡音向我哭诉,那种悲痛与无奈,是常人体会不了的,不了解真实情况的人说上访者文化偏低、素质差,只知道到北京找青天,不懂得用法律保护自己,在我与他们的实际接触中,感到他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对法律有一定认识,个别人都已经把《宪法》背得烂熟。可是面对着强大的对手他们又能如何?有的上访群众每一个月去一次信访局,等待的是国家信访局能给自己开出一张“路条”,而回地方以后,当地政府也许是习惯了根本不把上级机关的这些批示当回事,无奈他们又只得再次返回北京。在这条艰难的上访之路上,年复一年苦等苦熬。我见到的一位上海市民八十六岁的老太太,从四十多岁开始上访,人生的大半岁月在上访路上度过。

滕敦双老八路的父亲已无钱医治

    你看看这些人,谁不是被逼到绝路上才跑北京来的?我们宁可在这里冻死饿死,也不去偷去抢,我们遵守北京市的有关规定。山东省临沂市来的农民滕敦双说:我每次去国家有关机关必须小心翼翼地躲开接访的,有一次我差一点被他们接访的抓住,他们把我的身份证及所有的材料都强行拿走,就是在如此艰难境况下,我安份守己,每天早晨起早捡废旧物品度日,绝不做任何违法违规的事。

    上访村里的所见所闻,让我深深的感到每一位上访人生活是如此的艰难,他们为了合法的诉求,不停地、胆战心惊的来往于国家各有关部门等待着合理答复,可个别地方政府部门还是派出大量劫访人员采取各种手段,强行拉走甚至绑架他们。面对上访人遇到的苦难,我深感痛心,我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却又无力援手,我只有用我的笔记录这所有的一切。 

    上访群众他们均是国家的公民,是我们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他们通过合法渠道按照国家法律、法规相关规定依法上访,有些部门为什么要那么对待他们?望着他们那一双双渴望正义眼神,我多次强忍着泪水,此时心中想到的是上访人有多大的苦难,我就有多大的自责和愤怒。黑夜里我对着天空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咒骂那些可恶的腐败分子及黑恶势力。

    我唯一的担心的是上访群众合理、合法反映的问题如不能得到解决,长此以往,激化的矛盾早晚有一天会爆发出来,那将给我们的国家和社会带来极其不良的影响。

分享到:
最近阅读
网友评论:
引用 删除 中律网友   /   2016-01-04 16:55:17
引用 删除 中律网友   /   2013-10-23 17:30:29
我听说到北京上访回来后解决问题,当地政府要判上访人几年徒刑,这是政策规定的呀
引用 删除 中律网友   /   2013-07-07 13:56:09
2010年4月13日,在未签订任何协议和法院裁定情况下,窦淑贞、(92岁)姜泽先(51岁),(以下称被拆迁人)位于山东省青岛市市北区禹城路十号二单元101户被完全强行拆毁。青岛国人集团(以下称拆迁人)在拆迁过程中、对我们轮番恐吓、威胁、欺上瞒下、利用政府个别领导的腐败,官商勾结、权钱交易、雇黑强签、民不聊生、采取割楼、盗割电线、停水、停电、拉屎、阻断交通等卑鄙野蛮手段逼迫搬迁,许多家庭断绝了生活来源,日常生活陷入环境恶劣、经济拮据的极度困境中。我们中许多人被迫离开自己的住所,而坚持留下的则每日在无水无电、进出受阻、房屋渗水且随时面临威胁的处境中苦苦挣扎,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我们就此遭遇向政府和相关部门反映,但没有得到任何解决,而这种状况已持续近一年多时间。
         2010年4月13日对我们实施暴力、侵权、违法强制强迁,给我们造成了重大的财产损失和难以磨灭的精神伤害。我们向110报警,但连110都不予过问,面对自己的财产和人身权利被侵害却求告无门,均感到极度的无助与悲愤,导致我92岁的老母亲受到惊吓精神压力过重多次住院使我们至今无家可归。严重违背了党中央国务院,以人为本、《先安置后拆迁》的指示精神。
引用 删除 中律网友   /   2012-11-07 19:52:18
全国各地方都一样对上访者,都是打压,因为保护他们手中权益,高压手段,给上访人至于死地,知要真理,就不会放充。
引用 删除 中律网友   /   2012-08-12 01:15:24
言之有理,真实,赞赞.
引用 删除 中律网友   /   2009-09-06 23:37:07
山东济南法院和公安拒不履行生效判决书,他们是不是妓院和土匪,从2005年,我拿到【2005】鲁行再终字第6号行政判决书之今,他们拒不履行判决,国家赔偿和错案追究
引用 删除 中律网友   /   2009-09-06 23:30:43
公开拍卖山东省法院【2005】鲁行再终字第6号行政判决书,2000万欧元或3000万美元,联系人吴文伟,电话13001738420
发表评论:
昵称:
内容: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验证码:
MORE+作者其它文章
诉讼指南

如何请律师 | 教您打官司 | 诉讼流程 | 诉讼须知 | 起诉应诉 | 诉讼举证 | 诉讼代理 | 案件审理 | 案件执行 | 上诉于申诉 | 信访接待 | 立案指引 | 举证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