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法学思想,引领行业话题



法律根在于平等(一)

2010-11-16 08:14:23 查看(358)评论(7)

  昨天和一个澳大利亚的朋友瞎聊。他感慨中国最多的问题是强迁,我也深有同感。但我觉得,中国法的路如此泥泞(近年的发展也是巨大的),原因在于中国文化,尤其是儒家文化中的等级和纲常。数千年的积淀,让我们的不自觉地在思维中打上等级的烙印。长官的意志高于普通百姓,政府需要高于民众生活,李纲的儿子高于李二狗的子孙。。。等级观念产生的是不平等和强制,同一等级的纠纷可以转化寻求上一级对本级的强制,于是,个人权利的边界不是固定的,成了可以随时可以被刺破的气球。
  我曾花了若干天的时间观察一个早市上城管与菜贩的博弈。菜贩总是想多卖一会,而城管因为上级的命令,必须在8点之前清场。于是整个早市的管理实际上只有一个任务,那就是早上8点之前,所有的菜贩必须离开。于是,城管两人,隳突叫嚣,好不辛苦。但8点之前,仍无人响应。于是二人开始抢电子秤,在十一二个电子秤被抢至面包车上之后,众菜贩顿作××散,留下了一地鸡毛菜叶。也许感觉到有人观察,于是,后两天两个城管来得早了十五分钟,经过提前的通过,8点前只有一两个没有离开,其他的人都走了。但是第三天,两城管提前十五分钟的规劝效果明显缩水。于是又有若干人的电子秤被抢。。。
  我对两位市场是什么?是商人的集合地。商人聚合一地的原因,不是因为命令,而是因为市场的招唤。所以,一个地方常年只有一个摊贩出没,不会说明什么问题,如果有十数,数十摊贩,则说明此地真的需要市场的。有人曾指出,大家应去超市,但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超市的价格远高于菜市场?城市的管理者为了争取什么文明城市,为了申请什么遗产,搞得居民鸡飞狗跳,早餐都没地吃,究竟是合理还是不合理呢?其评价标准不是学者言,专家说,而是所有利益相关者的意见与折衷。
  城管的工作之所以难,难在于城市管理者的意志与城市居民生存权利和发展权的冲突。城市化进程,工业化进程和法制化进程是相适应的,城市之所成为城市,在于它是一群平等人的集群,在这个地方,最佳的矛盾解决机制是协调和表决,而是强制。
  我们是法律人,但我们却深感不平等,尤其是当老板站在办公室中间,趾高气扬地说,今天我们加班。。。
 

分享到: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