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法学思想,引领行业话题



小女人,小律师(十九)

2011-01-21 09:04:04 查看(498)评论(11)

律师的离开,是我们所很长一段时间都沉寂在半死不活之中,每天上班时,都能看到张律师的位子至今还是空落落的。所里的合伙人每天都会留一个在所里值班,没有缴纳管理费的刚刚执业律师,所里基本上也就不提这个事了。

  常山市律师协会也就此事召开了紧急会议,会议精神无外乎就是要求各律师事务所要关心爱护年轻的新执业律师,对他们生存状态今后表示极大地关切。ABC律师事务所经过三次的合伙人会议研究决定,我们每个合伙人带了2名新执业律师。所里安排我除了带夏冰之外,还安排了何律师。对了,给大家介绍下何律师,今年30而立,不过他每次都说他立不起来。他是除老婆孩子什么都没有的,用他的话说,现在他最缺的是套房子。何时能买到房子,他自己都不敢想象,有时他也会和我聊会。本来不抽烟的他,也渐渐地抽烟了,明知抽烟有害健康。他还是抽烟,今年他的业务也不怎么样,带就带吧。也好,让他加入王总的这个案子。

  夏冰打来电话:“王律师,您今天让我到世邦会计师事务所找的李注册会计师不在,刚好出差了。您看,材料我就带回来吧?”

  “好的,你带回来吧”我说。挂了电话,我在思考,案子该怎么办。王强依然还是悠然自得的在翻看卷宗,对案子他好像不是太关心,吸引他的好像是该案的背后的的更重要的且不是我所能够知道的。呵呵,我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到底装的是什么药。

  王强,我很想和你说,你越来越让我看不懂你。“银海集团的张总,最近好像去北京了,为了个融资的项目。”王强冷不丁的说出这句话。云里雾里。不知道他到底想传达什么意思给我。

  我疑惑的问王强“你说这个什么意思?”

  “银海集团的张总离开北京,现在是调查银海集团的最佳时机。”

  “我们已经调查了他的银行账户的基本信息。现在有点眉目了”我说。

  “工商局的详细档案有查过么?”

  “我查了基本信息,有些材料不好查。”

  “呵呵,这就对了,最近抓紧时间到工商局查,工商局的局长也陪张总到北京了,那个副局你可以和他联系下。那个副局很不错,应该会帮你的。”

  “好吧。”我心里很惊讶。王强看似整天不说什么,就在研究我们调查的材料,不会是名校毕业的,如果做律师,肯定是个好律师,当然也就成为了大律师。

  “最好明天上午过去调查。我已经和李副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