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法学思想,引领行业话题



问题律师

2016-06-03 18:53:57 查看(46)评论(1)
  

跳槽

 

秦建

我,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朋友或者多年不见得老同学偶然在某个瞬间无意中想到我。“哎,我说,阿健,老同学,当年没听说你你要做律师呀,现在毕业都这么多年了,还是你现在混的不错嘛”当年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徐翔,和我一样,留在了合肥。自从大学毕业后,子承父业,直接回到自己爸爸开的金天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做起公司某个部门的副总。以前在上大学时,我们关系还是不错的,人家父母有钱,当然,在合肥上大学期间,人长得绝对标志,呵呵也是当时的名不虚传的校草,不知道又少女生被他变成了女人。为什么会说其他,那还不是我们当时在大学期间关系还不错,不过真的让他误会了,我真没那“爱好”。不过想想当年被人误会,总觉得我们之间有点什么,也很好笑。

自从我做了律师,他经常找我咨询法律问题。也难怪,踏入社会后,真正走上工作岗位,才知道应用性的社会科学还是我们更需要的。不是有人说“当今社会,人的一生必须有两个朋友,一个是医生。一个就是律师。”说的也是,社会复杂,一不小心就掉得不怀好意的人挖的好好的陷阱,正准备让你跳的。这在后面我肯定会哦说。

“不和你说了,我要到办公室了,一大早就给我打电话,你的合同我昨晚加班熬夜帮你修改了,都是小的问题,不会有事的,我到办公室发给你”

“好的,不扯了,知道你忙,不过这不是老同学找你帮我忙嘛、、、、、”没等他说完我挂了电话。说实话,他们家的这个活,不是看着多年老同学的面子,我才不会做他门家法律顾问呢,一年也就10万元,累的臭死,整个他们家的保姆,大事、小事。放屁的的事都会给你打电话。真是有完没完。干我们这行律师,就是怕时间,律师的时间就是成本,就是金钱,就是生命线。浪费别人的时间就等于在慢性自杀,用在我们律师的身上太确切了。

办公室里等我的是我以前单位的一个老同事,王美子。30多岁大姐,早我两年执业,算的上是美女律师了。当年我没有跳到我现在的律师事务所工作的时候,我和她在一个办公室,同一家律师事务所,共用一个位子,经常是我和她轮流用办公桌,只好我们商议着来,比如,今天你去办公室,我就不去了等。办公条件太差,说实话哦,我当年离开蓝山律师事务所,就是因为他们办公条件太差。记得走的时候,蓝山所主任还说,秦律师,我们办公室要搬的,马上就买楼了,在北一环那边,和你要去的申天律师事务所同一个楼。主任的意思很明显,我最好不要转所。不过,现在想想,幸亏来了申天律所,不然呢,就被坑坏了。一晃8年过去了,蓝山律所还在哪里,当然,三里庵那里是合肥本市比较繁华的地带,但是律所在那里的环境真的不适合。

 我把新换的奥迪A6车停下好,稍微整理下思绪,就往办公室干。或许王美子同学等久了呢。我的办公室不大,但是很好,里面绿植比较多。比如养了很多的富贵竹,吊篮还有绿萝。所以我自认为我还是一个比较懂生活品味的男士。

到了办公室,我招呼王美子同学坐下。给她倒了一杯上好的顶级金骏眉红茶。

“你还记得我喜欢喝红茶呀”

“当然,王大美女律师驾到,必须好茶伺候。”

“呵呵,你还是没变呀”王律师端起茶来小茗了一口,笑着说。声音好像是用腹部发出的,洛带银铃班的声音。

“是呀,我都离开蓝山所都这么多年了,你说,虽然我们还在一个城市,里的不远,但是很少碰到你”

 “是呀,我这几年没做什么案子,你也知道,在蓝山,很对业务多无法开展。”王律师一脸忧虑的说着。“后来,你离开蓝山所后,我那个位子到时用的方便了,谁知道所里又要我一年缴纳3万元的座位费,我觉得无奈,算了干脆就不要座位了,当然也少了部分开支。”

“也是,不会吧,律所怎么会这么做!那个所肯定想钱想疯了!”我听到王律师这么说,确实很生气。

“我现在找你,是想听听你的意见,我准备离开蓝山。”

“早该离开了,8年前你就应当和我一样”我笑着说

“关键是现在很多北京的律师所来合肥开分所,当然还有上海的律所。我去了很多年,比较来比较去还是觉得莱科律师事务所不错。”

“北京莱科律师事务所还好,听说那里座位费一年就要3000,是吧。不过办公室是单间,费用听说一年3万,是吧。”

“恩,是的,我想跳到那家律所。北京莱科律所在上海还有律师大厦,办公环境绝对一流。”

“那好事,你可以考虑去那家律师事务所”我一边给她添水一边说。

“不过离家跳远了,我现在还在申大法律系读研,怕忙不过来。”

“什么?你读研究生了,姐姐,你真厉害”我惊讶的望着她。同时发自肺腑的佩服她,凭借自己的毅力,一点一滴的从一个高中生通过自考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她的身上凝结了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毅力。

“是这样的,本来不想考的,你走后,所里新来的一个小女生,想考研让我陪她一起考,结果,就是向很多电视剧拍的那样,我考上,他没有考上,呵呵呵”说完我们都笑了起来。不过也好,补充点知识是比什么挣钱要丰富的多,我们真的忙的没有时间读书,当然也不是完全是为了钱。其实,作为律师,我们由于各种原因,缺乏的是“安全感”。

安全感真的不是用钱来衡量的,当今社会,更不能说,你有很多钱,你就安全,你就能大道马斯诺心里需求的理论的安全。这是我们律师的共鸣。或者说至少是我和王姐的达成的共同认识。

“我觉得你不如来申天吧,至少申天还是申大的有得关系,以后我们还可以做个搭档,不好么。”我把话题来了回来。其实做律师就是要有主导谈话思路的能力,无论真么偏,话题还是可以很好的引导好。这是我做律师练就的最大的本领,嘿嘿。

“你们所,看不上我的,除非我申大研究生毕业,进你们所至少是名校研究生毕业吧。再说,我即使进来了,以我的工作能力,估计适应不了,还是不行”。王美子不假思索的就否决了我的建议。其实我心里想,凭借我在申大律所做合伙人这么多年,找主任谈谈,要一个人进申大还是不会有问题的,可是人家不领情,看来我还是多想了。

“所以,我现在很犹豫,到底是跳槽还是继续、、、、”

“必须跳,你不能一辈子就呆在那家律所吧。”我说,“北京莱科律师事务所合肥分所,他们那管委会主任我还比较熟。如果需要帮忙你尽管说。”我鼓励她。

我这个老姐,就是太犹豫,当年说和我一起来申天律师事务所的,后来就没有来了。当时申天进人的条件还没有这么苛刻,现在,相进申天所是比较难的。这里我有必要介绍下申天律师事务所。

申天律师事务所原来是申大下属的大所,后来改制成立了现在的申天律师事务所。经过不到十年的时间,现在已经是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主要经营业务大多是非诉讼业务,可以说,长三角地区的大部分上市公司的业务,在合肥,还没有哪个律所有实力可以和申天进行竞争的。每年创收多达1个亿。平均每个律师的创收达到200多万。现在申天所可以看展PPP业务以及移民业务,在业内还是很有实力的。

“好吧,我觉得还是到北京莱科律师事务所合肥分所吧”王姐看似坚定的说。

“恩,支持你,我帮你和他们管委会主任王华律师联系下,”说着,我就给王华打了电话“不过你不要再搞个没有后来了,犹豫不决,对你不是好事,律师就应该果断!”

电话打通了“王主任吗,你好,我是申天说的秦建呀,上午有事么,我有个朋友想到你们所执业,方便的话,我带她过去找你谈谈”

电话那头“没有问题,正好我在所里,下午要到北京,明天要到美国过出差”。王主任很客气的说,当然也是很委婉的告诉我他最近的行程,不然今天上午不过去,可能就没有时间接待我们。

“好的,王主任,我马上就带她过去”我客气的说。

“我们所最近搬到政务区蔚蓝广场A12层,你不搞错了”

“好的,待会见”说完,我挂下电话。笑着看看王美子,做了一个起身的架势,还不走!

我和王美子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办公室,然后直奔停车场。座上了我的奥迪A6的轿车,王美子就不停得说,“你有换车了,以前不是君越么,不过还是奥迪A6适合你,没想到你离开蓝山律师事务所做律师很出色呀”

“以前的君越我爱人在开,我觉得奥迪A6比较稳重,坐起来还是比较舒适”我边开车边说,顺着北一环驶入西一环直奔政务区。(未完待续)

 

 上午1030分,我们准时赶到北京莱科律师事务所合肥分所。

“您好,请问你找哪位?”接待小姐礼貌性的问候我们。

“我们是找王主任,和他预约过”我笑着说。

“好的,稍等,您这边稍等片刻”说完就拨打了分机号

“王主任,您好,外面有客人找您,恩好的,我知道了。好的。”说完挂了电话。

“您好,王主任办公室有位法国来的客户,正在谈事情,一会我点你过去。”说完把我们带到贵宾室。

   王华大律师直接担任该所管委会主任,同时晋升为北京莱科律师事务所全球合伙人。大所是不一样,该所前台接待就有10位美女主成。大气,绝对的大气,品牌化的管理,目标精细化的服务,专业的分工合作,跨区域的竞争与整合,使得该所成为一家全球化的大所,目前在世界各地都建立了合作机构或分支机构。

  1120分,我们准时见到了王华大律师。王华大律师为人非常平易近人,没有丝毫架子,让人感觉非常亲爽。

   “王主任,你好,我给你介绍下,这么是王美子律师,目前在申大读在职研究生,同时现在执业于蓝山律师事务所、、、、、、”我本想详细的介绍下,王主任打断了我的话。

“秦律师,你好帮我推荐的人,肯定信得过,业务能力可靠,政治觉悟高,哈哈”

“那是,那是,嘿嘿”我装作似笑非笑了下。

“我们所的情况你应该了解,目前在我们所执业,如果你坐大厅的办公位子,一年座位费3000,另外保险你自己缴纳,案件提成费用所里提成20%包含税。”王主任喝了口水接着说,“如果要是做办公室,我们有带窗户的办公室每年4.5万,和不带窗户的办公室每年4万”

“我还是在大厅座位的吧。”王美子同学笑了笑说。

“好的,你可以随时转入我所,只要原来的律所给你出具解除劳动合同书以及卷宗交接完毕等证明,我们这边随时欢迎。”王主任说完起身准备给我杯子里加水。我赶忙起来说“我自己来,我自己来”先把王主任的杯子加满了水。

“要不我们一起用餐吧"王主任客气的说。

“不用了,谢谢。”说完,我们起身告辞。

我们在附近的上岛咖啡店用了简餐。聊了很多。说实在话,对于蓝山所,我们还是有感情的,作为一家省级司法厅直接管辖的大所,你所你们所主任怎么这么傻,又不是没钱花。干嘛患这个错。

“现在判下来么,听说一审判了12年,是吧”

“是的,不过现在上诉了。我觉得维持的可能性大。”王美子边喝咖啡边说。“不过他出事正常,心太黑了,眼里只有钱,对我们律师经常剥削,想着办法搞我们律师”

我示意他不要说了,“了也不好,反正他也落得他应该有的下场,估计你离开蓝山律所不好走吧,听说现在其他合伙人决定,不给任何人转走,如果要离开律所,好像要赔律师事务所10万到50万不等,是不是?现在同行都在传言。”

“是的,我在蓝山也没有创收多少钱,估计也得陪蓝山律所5万块”王姐无奈的说。

“不会吧,凭什么要你5万,有依据吗?”

“没有什么,听说我们现在的还有3位大律师想离开,所里要求人家缴纳税收每个人多达100万,听起来感觉不可思议,事情已经闹到律协了,我们都在静观其变呢,希望能有转机。

“说真的,我们又不是卖给律师事务所了,怎么就不能离开?”

“是的,说实在点,有时候,我们向英勇的战士一样保护别人的利益,可是,为何有的时候,我们律师怎么连自己的利益都保护不了。任何行业,尤其律师行业,更是弱肉强食!记得一个法官说过,有的律师为了案件不择手段,向律师队伍中的这样害群之马最好早点清理出去!”

我看了看表,时间是13点。“下午我还有事,不过我觉得你还是想办法离开蓝山吧。”

“恩,好的,今天谢谢你哈,秦大壮。正好下午我还有课,以后有时间再聚吧”说完,我们离开上岛咖啡,开车把王美子送到申大。

分享到:
TAG:
最近阅读
网友评论:
姜万东律师专栏 引用 删除 姜万东律师   /   2016-06-03 18:56:21
顶一个,故事纯属于虚构,请不要对号入座
发表评论:
昵称:
内容: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验证码:
作者介绍
姜万东律师对公司上市、改制、股权融资、资产重组及环境保护等相关法律事务具有丰富的经验,针对国内某些证券经济性案件曾接受中国经济时报、华夏时报等多家国家级和地方性媒体报纸的采访。 15955149418…… [详细]
MORE+作者其它文章
诉讼指南

如何请律师 | 教您打官司 | 诉讼流程 | 诉讼须知 | 起诉应诉 | 诉讼举证 | 诉讼代理 | 案件审理 | 案件执行 | 上诉于申诉 | 信访接待 | 立案指引 | 举证指引